白日梦想家

希望在20出头的生命里,做一件到八十岁想起来都还会微笑的事。

今天阳光真好,最近的伤心事似乎都一扫而空了,所有的事都能解释得通了,我好像也慢慢变得好了一点。虽然今天依旧流了眼泪,但也是因为心里的充裕,对未来的期盼流下的激动的泪水啊。

我最爱的男演员曾经做的错事比你多太多了,那时恨不得所有人都唾弃他,在巅峰的时期落下,但如今他是全球片酬最高的男演员。想了一下,如果他当初没有做错事,就算他现在依旧是有如此辉煌的成就,可我又能觉得他是非凡的传奇吗?

在那些十几年的时光里过活着的我,如今的生活不依旧如此灿烂吗?我今年22岁,曾经那些日子伴随了我大半个人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可是现在,我是如此的感恩,谢谢之前坚持下来的家人们。有多少次都要放弃的时刻,是你们让我体会到今天美好的时光啊。

所以,别放弃,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的太阳有多么美好。就算要个10年20年我也等,因为人啊,是会在经过了这些事之后,只会记得美好回忆的动物呢。

若这泪水干涸,还会记得那些浸湿的曾经吗?

我的爱。

他出事以后,很多东西都很伤心,湿漉漉抱团的纸巾,追逐争吵的噩梦,变调尖叫的嬉笑声,但我的痛苦不及他一万分之一。

他无眠夜里吞下的那些孤独的药片,朋友面前止不住的泪水,不堪一击虚弱的微笑,也不过是日常苦难表现出的千分之一。

我受你百分之九九美好的惠泽,无法替你分担百分之一的非难。常常感恩着呢,所以狠狠骂你,也有紧紧抱你的底气

上次见你赖床你才19岁,弟弟们敲锣打鼓才把你叫起来。这次睡的有点久,你是太累了,要把过去十几年缺的觉补一点回来

妈妈在旁边呢,不要怕,醒的时候跟妈妈说说心里话。



form 桃浦子

你疯了,我也疯了。最近神经压迫得我快要崩溃了,就不能放过我吗?上一秒看到新闻手抖得都点不开,下一秒就要在人前嬉皮笑脸一点自己的情绪都不能表现出来,我真的要疯了。你做什么都没关系,但是你不能不爱惜自己,这是底线。 ​​​

你这样是想让所有人都再次伤心吗?刚看到新闻标题眼泪就已经下来了。为什么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啊,你最爱的妈妈陪着你呢,快点好起来啊!知道你敏感脆弱,但是别再让身边的人担心了。 ​​​

我现在真的身体和心灵完全都颓了,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在干嘛。这段时间真的经历了太多,家里的事,喜欢的人的事,自己生活中的事,太多太多要把我压垮了。我想回家,妈妈。 ​​​

妈妈,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就像我想象的那样,还是会更残酷一些呢。
从来我都觉得我们是一类人,在爱的这5个人里,最最了解的就是你啦,因为外表上是个逗比,傻得天真,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常常敏感又脆弱,是不是天蝎座的人都有着类似的灵魂?
我总觉得自己不傻,可是真诚单纯地对待这个世界是没错的吧?难道要我世故地去看待任何人和事的时候就是聪明吗?
只有自己独处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长大了,成长的苦痛期真的很痛苦,跟全世界对抗的感觉啊,没有人能够帮我。所以那么地了解你,像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所以那么地了解你,像是现在面对所有的难关的那个人是我自己,也真的只有我自己。

【重发】Daydream Believer (拟实向)

第三章>>>>>>>>>>>【粉丝会长】

 

杨佳玥还记得那次和权志龙一起帮自己出气的那个大哥哥,再次见到他还是在那个晚上他们一起睡着的那间练习室,但是让杨佳玥想不到的是他的长相。

依旧是在权志龙身边,高高的,瘦瘦的,长了一副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一眼的样子。

杨佳玥看了一眼,不是认识的人,只是和权志龙打了个招呼就想着要练习去了,

没想到权志龙叫住了杨佳玥,

“佳玥,怎么不和胜铉哥打招呼啊?”

权志龙是故意的,他知道杨佳玥没有认出崔胜铉,要知道他刚见到胜铉哥减肥成功的样子,也是半天没敢认啊,而他和胜铉哥认识的时间可比杨佳玥多多了。可他就想看杨佳玥呆呆傻傻的样子。

 

杨佳玥没反应过来,傻愣愣地张着嘴看看崔胜铉又看看权志龙,

“胜铉欧巴?”

不确定是不是权志龙的恶作剧,反正杨佳玥没太相信权志龙身边的这个人是之前的那位哥哥。

 

“对啊,”

权志龙指着崔胜铉,

“之前和我们一起打了一架的胜铉哥,你个小丫头不会这么快就忘了人家的恩情了吧?”

权志龙用手指点了一下杨佳玥的脑门。

 

杨佳玥疑惑的眼神上下瞄着崔胜铉,一脸懵逼。

崔胜铉看着她这个样子不禁笑出声来,脸上深陷出了两个大坑。

“佳玥,是我啊,崔胜铉。”

崔胜铉实在忍不住出声告诉杨佳玥。

 

“MO?怎么可能啊!之前不是还……”

杨佳玥用手比划了两下,没说出口的是崔胜铉之前的身材,依旧是惊讶不已。

权志龙不再继续逗弄杨佳玥了,点头确认崔胜铉的身份,

“真的是之前的胜铉哥啦,本来之前推荐胜铉哥来当练习生的,但是因为身材什么的,”权志龙看了一眼崔胜铉继续说道,“贤硕哥没有很满意,所以胜铉哥减肥啦,今天来是让贤硕哥看看的呢。”

 

“结果怎么样啊?”

“胜铉哥要叫你前辈啦,开心吗有个师弟?”

权志龙捏了一下杨佳玥有着婴儿肥的脸蛋,杨佳玥有些嫌弃的打掉权志龙的手,转过脸来朝崔胜铉笑着说道,

“胜铉欧巴,我不会像志龙欧巴一样欺负你的啊,也不要叫我前辈,叫我佳玥就好了。”

崔胜铉笑起来憨憨的,又一脸认真地说,“佳玥啊,志龙他,没有欺负我的。”

杨佳玥和权志龙都彼此看向对方,笑得直不起腰来,这个哥啊,不知道是开玩笑吗,还真是性格和长相完全的反差萌呢!

 

成为权志龙的粉丝会长则是杨佳玥第二件没有想到的事情。

 

其实在前几个月,杨佳玥刚刚认识权志龙的时候就早早地加入了他的粉丝会,不过虽然是加入但大部分时间都是潜水,平常私下有什么聚会也是都没有参加的。

群里的姐姐们因为杨佳玥年龄小,自然觉得是因为家里管得严,所以每次她不来也都没有说什么,反而还很喜欢她,当妹妹一样宠着。

没参加过聚会自然也就没见过会长大人了,之前只是在群里有看过会长说话,但也只是偶尔的几次而已,会长和杨佳玥一样不怎么在里面说话,有福利也只是甩几张照片过去,从来不多说什么。

 

不过这次很突然,杨佳玥放学的时候拿出手机查看才发现粉丝群里早就炸锅了!

杨佳玥不明就里,忙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一边往上翻着消息,翻了没几页就发现会长大人罕见地发了一大段话。

“这一段时间被大家认可是很荣幸的事情,但是由于自己的原因和时间上的不允许不得不和大家说再见,要暂时放弃这里了……”

后面就全是会长要放弃身份和对大家的不舍了,杨佳玥匆匆地看过也只是看到了大家的祝福和理解,会长在发完这些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发言了。

 

杨佳玥有些奇怪,弃掉会长身份之前不是应该选出一位新的会长吗?于是杨佳玥在群里说出了这个相当于最重要的问题。

“可是,新的会长是谁啊?”

 

这也就是杨佳玥为什么在咖啡店的窗边坐着,与崔胜铉大眼瞪小眼。

 

“欧巴是会长大人?”

杨佳玥还是有点不敢置信的问了一句。

崔胜铉严肃地点了点头,又抬头看了看店里的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要赶紧回去练习了啊。

“你来当下一任的粉丝会长吧!”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在杨佳玥提出了那个问题之后群里开始了激烈的讨论,最后还是会长发话,为了征求民意大家来一次聚会,能到的尽量都到。这是会长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的聚会,所以还是蛮有意义的。

杨佳玥看到这里也在群里表示同意,并且说一定会去。

这下要去聚会的人就更多了,毕竟会长和最小的妹妹都是没有露过面的神秘人物啊,尤其是这种总能拍到权志龙的人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与他亲近的人!

 

为此杨佳玥特意向YG的老师请了两个小时的假,没想到请假还要排队啊。

在杨佳玥前面请假的是胜铉欧巴,请假的原因也是听得模模糊糊,好像是家里有什么事吧。到杨佳玥的时候她只是说同学有点什么事情需要她帮忙,可不能让老师知道她进了志龙欧巴的粉丝会啊,不然让志龙欧巴知道的话又要笑她了。

 

所以杨佳玥和崔胜铉一前一后向一个方向走她并没有在意什么,坐同一线的地铁也没有在意,在同一站下车更没有在意……不不不,她其实有在意过,但是虽然她和胜铉欧巴应该算得上是过命的关系了吧,可也仅限于有权志龙在的时候,否则就是“尴尬”的关系。

在地铁的时候可能也是彼此察觉了两人之间的微妙气场。于是展开了一场恨不得不说的简短对话。

“欧巴去哪儿啊?”

“和朋友吃饭。你呢?

“我也是啊。”

“……”

“……”

 

后来在大家真正都彼此熟悉的时候才知道,其实杨佳玥和崔胜铉很相像的,同是天蝎座,一个星座的总是有一样的地方。不太熟悉的时候就似乎感觉他们很高冷的样子,其实了解他们的人就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逗比小傻子,但脑子里又是那么的清晰透彻,大智如愚不外乎如此吧。

 

两个人都是在与约定好的地方还剩两条街的时候发现了问题,再次仔细询问了一番后才不得不承认原来大家都是权志龙隐藏的粉丝,彼此彼此嘛。这才有了刚才在咖啡店的一幕。

崔胜铉先是说自己有些事忙不能赴约表示歉意,杨佳玥又隔了几分钟说家人看得严出不来,搞得粉丝群里面一片哀嚎的两个人却在离他们只有两条街的咖啡店里大眼瞪小眼。

 

“所以之前为什么都没有参加过聚会?”

崔胜铉先发制人,明明之前他都有看过聚会的照片没有杨佳玥啊。

“志龙欧巴不是偶尔会看他粉丝们的照片嘛,而且有几个姐姐总是去公司和宿舍送礼物,我怕被他发现啊。”

被志龙欧巴知道自己加入了他的粉丝会肯定又会炫耀的,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拿这个当梗来笑多久,说不定整个YG都会知道!

“欧巴不是也从来没露过脸吗?”

崔胜铉有点不太好意思起来,“那,那是因为欧巴想保持神秘感啦,其实有一些人知道的呢。”

杨佳玥顿时没有了话说,真的是个奇怪的哥哥啊,心里也在默默的翻了个大白眼。

 

“是因为马上要进入紧急训练所以没时间吗,而且我相信欧巴一定会出道的,也是不能再继续当志龙欧巴的粉丝会长了吧。”

“我确实因为要在公司训练的原因,但是出道的话……”崔胜铉叹了口气说,“谁都不能确定是怎样的不是吗?”

“但是我会一直支持欧巴的,为欧巴加油啊,Fighting!”

 

月色初上也是该回去了,所以粉丝会长就莫名其妙地担在了杨佳玥的头上,在后援会的群里一说竟也没有人反对,其实关键是大家知道杨佳玥是YG内部人士嘛。

不过换会长这件事却引起了权志龙的不满,天天缠着崔胜铉问谁是他的新晋粉丝会长,还嚷着要见面,说什么自己的粉丝会长自己却没有见过实在太不公平,因为事先和崔胜铉通过气所以也不担心胜铉欧巴会告诉他,不过这一切都因为高强度的训练而暂时告一段落,权志龙屡问无果后也就不再思考这件事情专心训练准备明年的出道事宜了。

 

杨佳玥现在每天放学后都来YG呆到很晚才回去,当然除了训练她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做。

从包里拿出新买的宝丽来,这是之前妈妈买给自己的,有一段时间自己对于摄影相关的东西很有兴趣,来韩国的时候也把它带来了,还有一盒没用过的相纸,应该够用一段时间了。

她本来想的就是自己既然是粉丝会长了那就要好好带领大家,为大家谋福利。所以她想的是为每位在群里的权志龙的粉丝寄去一张自己拍摄的权志龙日常练习时的相片,也让大家能够感受到欧巴每一天为音乐梦想奋斗的辛苦!

而且……杨佳玥小心翼翼的举着相机,还要看看周围可不能被别人发现了。

而且,这样拍的话,自己家里还可以私藏几张啊!想想就高兴的杨佳玥不禁笑出了声。

看着少年为了自己的梦,滴滴汗水都砸在了练习室的地板上,自己又怎么能不为了这样的人而守护他呢!

志龙欧巴,我可是你的粉丝会长呢!


【重发】Daydream Believer (拟实向)

第二章>>>>>>>>>>>【9月19】

 

杨佳玥是早就知道有金真儿这个人的,最早是听永裴欧巴说的,在练习室的时候也总是看到权志龙一脸幸福洋溢地看着手机,时不时躲在一边打电话。

但像今天晚上的情况是从来没有过的。

 

本来权志龙应该和所有的练习生一样,每天晚上练习到很晚的,

但是今天杨佳玥放学来到YG后,却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只有永裴欧巴和朴春欧尼,还有一些自己不怎么熟悉的练习生。

 

杨佳玥隐隐猜到了权志龙为什么没在,

早在好几天前就听他自己说过,金真儿快过生日了。

但是没跟自己说,她当然也不好意思问啊。

 

感觉事情不对劲的时候是已经快十点了,朴春欧尼因为要回去睡美容觉所以之前就走了,但是权志龙居然还没回来!

东永裴也觉得不对了,“外面都下雨了啊,志龙怎么还不回来啊?”

拿起手机给权志龙打了电话。

 

“什么?你还在她家楼下等她啊!”

手机刚刚接通东永裴的表情就不对劲了,

“现在都下雨了,赶快回来啊!”

又说了几句,电话就挂断了。

 

“佳玥,你先回家吧,时间也挺晚的了。”

东永裴抓起外套和钥匙就往外面跑,杨佳玥拦住东永裴,

“永裴欧巴,我和你一起去吧。”

 

“可是这么晚了……”

上次他们几个彻夜未归,被老杨在练习室抓到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这次……

“我和你一起去的话,两个人劝总比一个人好吧。”

杨佳玥一脸坚定非去不可的样子。

 

杨佳玥知道权志龙被这个金真儿弄的总是很伤心难过,

但是这次真的是过分了,

等了这么久,都下雨了居然还不来!

不管一会儿是拉是拽,反正她这次一定要把志龙欧巴给拖回来,让他对金真儿彻底死心!

 

“好吧。”

看到东永裴同意,杨佳玥终于不像刚才一样一脸严肃了,

“太好了!”

抓起书包跟东永裴一起跑出练习室。

 

等两个人到达权志龙说的地点之后,却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这是一个中高档的公寓小区,说起来不大,但也起码有十几栋楼,谁知道权志龙现在在哪儿啊。

雨从两个小时前就一直在下,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大了。

最后两个人商量从现在站的地方开始,一人向北找,一人向南找,最后再到这里集合。

 

“找到志龙的话和我打电话啊。”

东永裴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知道了,欧巴。”

杨佳玥举着伞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走了很久路上都不见一个人影,下这么大雨应该都回家了吧。

杨佳玥都快要走出小区了还是没发现权志龙的踪影,估计永裴欧巴那边也是这样吧,

抓紧时间赶紧回到约定好的地方吧,再想想志龙欧巴有可能会去哪儿,说不定已经回宿舍了?

就在转身的时候总感觉余光似乎瞄到了什么,吓得杨佳玥赶紧往那里看了一眼,

那边是小区里的人工湖,湖旁边还有不少树,在白天应该是个乘凉的好地方,但是现在杨佳玥觉得有点慎得慌。

因为在树下的椅子上有个白色的东西,块头还不小。

杨佳玥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过去,万一是她志龙欧巴呢。

 

一步两步迈得跟做贼一样,生怕出点什么声音被发现,

“志龙欧巴?”声音也尽量压低,

但是似乎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没有回应。

“志龙欧巴?”这次声音比刚才大了不少,也还是不理她

“志……”

杨佳玥踩到了什么,脚下的触感明显和刚才踩在土地上不一样,

低下头看清了,原来是一束玫瑰。

被丢弃在地上,花瓣散落了一地,和泥土雨滴混合在一起,被雨冲刷得似乎没那么红,看起来还很脏,一种破败的感觉。

她刚才踩到的就是包裹玫瑰的塑料。

这下她知道坐着的那个人就是权志龙无误了。

 

杨佳玥走过去,也不顾椅子上面的雨水,直接就坐在了权志龙的旁边。

雨伞举过去,把两个人罩了起来。

 

权志龙本来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杨佳玥的存在的,直到他被什么东西和雨隔绝了,才有所反应。

愣愣地抬起头,是女生才会用的带蕾丝花边的雨伞,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会是真儿,可是,又怎么会是她呢。

这里甚至都不是她的家,她又怎么回来呢。

 

转过头,却没想到会是杨佳玥,

可是自己却,不想说话,

什么都不想理会,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一直坐到死好了!

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甚至也没在想什么,一片空白想什么好呢?

真是可笑死了!

 

这么丢脸的时刻,还被自己当做妹妹的后辈看到,

真的是……就,不说话好了。

 

权志龙看了一眼杨佳玥然后又转过头去,眼神呆呆地看着湖面,

本来杨佳玥要张口说什么,但看到权志龙这个样子,她觉得自己还是闭嘴得好,早就忘了来之前自己发誓一定要将权志龙拖回去的话。

 

自己从来也不会说什么安慰人的话,嘴笨得可以,所以也就只能看着权志龙的侧脸。

志龙欧巴的脸上全是雨水啊,不知道在雨中等了有多久,头发像被水洗过,雨水顺着脸颊脖子流入衣服里,整个人都湿漉漉的。

从书包里拿出纸巾放在权志龙的手里,他也不接也不擦,

没办法杨佳玥只好自己拿过纸巾仔细地给权志龙擦脸,擦头发,

离得近了才发现权志龙的眼睛红红的,身体也在轻微地抖动,

是在雨中呆了太长时间了吧,摸摸权志龙的手,

冷得像冰一样。

 

“志龙欧巴?”

杨佳玥没有指望权志龙理她,但似乎内心还是抱有希望,

权志龙听到杨佳玥叫她,头轻轻地向旁边转过,看了她一眼,

杨佳玥没有犹豫,伸出手拥抱了他,

稍微有点紧的拥抱,带着少女特有的青涩,企图因为拥抱分给他一些温度。

雨伞被杨佳玥放在了地上,两人就这样在椅子上被淋着,相拥着。

 

权志龙有些震惊,但很快也没有多想地沉溺于此,

相较于语言上的安慰,这个拥抱则给了他更多,此刻的他最需要的莫过于这种无言的陪伴了吧,不管怎样都有我在的那种,不是吗?

在此刻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心跳,竟比雨落下的声音都大,

让权志龙感到安心地或许还有杨佳玥只是个小妹妹的原因吧,在不知不觉中,自己有的时候也把她当做亲人了呢。

 

杨佳玥第一次拥抱一个异性,她没有多想什么,

但当她与权志龙肌肤相触的时候,身上有些发烫了,像是在有火烧一样,

其实她的姿势很不舒服,但是看权志龙似乎没有想要挣脱的意思,好像感觉还很良好,

如果这样能让他不那么难过,这样能够安慰他的话,那杨佳玥也不在乎被雨淋这么一次。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佳玥的脸已经不再发烫了,

但也因为时间的原因,胳膊发麻得几乎没有知觉了。

杨佳玥的手机响了,大概是永裴欧巴吧。

 

杨佳玥离开了彼此的怀抱,对此权志龙有点失落,

他还是蛮依恋少女的体温的,

杨佳玥离开的一瞬间,冷空气顿时就钻进了怀里,冻得权志龙一抖。

 

“永裴欧巴?我找到志龙欧巴了,”

杨佳玥看了一眼权志龙,把永裴欧巴叫过来志龙欧巴应该会乖乖听话和我们走吧。

“我们在……”

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就被权志龙给抢走了,

“永裴,你不用过来了,我们这就过去,”

看着杨佳玥,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以杨佳玥最喜欢的表情说着,

“我们回家。”

 

他权志龙又如何能让这么好的妹妹,这么好的朋友为自己担心呢!

思考了这么久也该是结束了。

 

权志龙站起来,拿起杨佳玥放在地上的伞,

左手牵起杨佳玥,

再最后看一眼被自己扔在地上的玫瑰,如同被金真儿丢弃的自己,

嘲讽地笑笑,不再回头。

 

 

 


【重发】Daydream Believer (拟实向)

第一章>>>>>>>>>>>【打架】

 


杨佳玥因为之前听了权志龙震撼心灵的RAP而决定留在首尔,进到YG来当练习生,也就是说她的那些暑假作业都白写了。

不认识韩文直接影响了杨佳玥在学校听课的进度,本来在中国的时候虽然学习也不是名列前某但至少也能混个中上,加上她现在每周一三五放学后都会去YG练习到十点再回家就更没什么时间学习韩文了。

 

“杨佳玥下课来一下。”老师在打铃后说了这句话,班里的人无一例外的把目光全都投射到杨佳月的身上。杨佳玥刚来这个班才几天,没有一个朋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交朋友,加上一开始她就暴露了看不懂韩文这件事,似乎更没有人愿意搭理她了。

 

“杨佳玥,你刚来的时候我就说过让你抓紧时间学习韩文一定要跟上进度,你现在居然还是刚来时候的水平,我们这学期的目标是要求学生的识字量至少要到达6000字以上,可你呢,都不到1000吧!”老师坐在办公室里她的位置上,也不管下课时办公室人来人往,依旧训斥着杨佳玥。

“你叔叔不是杨贤硕吗?让他给你找个补习班啊!”

杨佳玥只是静静地听着,不说话不反驳,其实她压根没有听进去,还想着昨天晚上没怎么练好的舞呢。

 

今天不用去YG所以杨佳玥也没有在学校门口等公车,而是直接就走路回家了。

 

走到一条人少的小路上的时候被围住了。

打头的是一个叼着烟的高个子男生,看样子比杨佳玥大了五六岁不止,“听说你叔叔是杨贤硕?”

 

“哥,就是这小妞。”从不远处过来了又几个男生,杨佳玥认出来是之前在老师办公室挨训的那几个人。大概老师在骂自己的时候听到了吧。

 

“喂,叔叔是杨贤硕的话不是应该会有几个闲钱吗?给欧巴们花花呗。”那个高个的男生一脸猥琐地说道。

 

杨佳玥看了看,在这里的应该有六七个人,还没算上有几个太妹样的女生。

知道自己这次没有办法,乖乖从口袋里把钱拿了出来。

 

高个子男生一把把钱抢了过来,数了数,“果然是有钱人啊,随便一拿零花钱都有85000多呢,谢谢啦小妞。”转身带着一帮人走了,和杨佳玥同一个学校的那几个男生还威胁地说“这件事不许和别人说,否则要你好看!”

 

杨佳玥一直狠狠地盯着他们直到远到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模糊地都看不清了。她知道那不是自己视力不好,眼泪已经快要涌出来了。终于还是流下来了,快速地擦掉,像是谁也不知道一样吸了一下鼻子,转身从这条小路出去,她再也不要走这条路了!

 

杨佳玥不想回家,这个月的零花钱基本上算是没了,她也不好意思关爷爷奶奶要,更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件事害他们担心,叔叔那么忙也没精力管自己吧。

 

突然极大的孤独感从心底升起,似乎他从来没融入这里,没有人聆听她的话,也没有那么一个人能够让她依赖。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练练舞吧,妈妈不是说有什么烦心事都不重要吗,让自己忙起来就会忘了的。

 

没有钱坐车杨佳玥就一直走到了YG,天都快黑了。把门推开没有意外地看到了权志龙和东永裴,就,不知怎么的,泪珠一滴滴的掉了下来,仿佛这一路上的心路起伏在看到权志龙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不由自主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权志龙和东永裴看到却吓坏了,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只能急急忙忙地先围上去,笨手笨脚地问她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杨佳玥早已哭得说不出话来,只顾着用手抹眼泪,似乎要把最近所有的怨气发泄出来般声音越来越大。权志龙见状只能拥抱着她用手拍着她的背,“好了好了,有什么事哭出来就好了,”突然想到昨天杨佳玥还好好的,而且今天她不是不需要来练习吗?“是不是新到这个学校有人欺负你啊?”

 

东永裴也帮忙顺着杨佳悦的背,“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要和哥哥们说啊。”

权志龙手握着杨佳玥的肩膀,弯下腰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有人欺负你。”他并没有用疑问句,这个样子谁不会想是挨欺负了啊。

 

杨佳玥哭得没有像之前那么厉害了,但还是一抽一抽地小声啜泣着,用很小的幅度,尽量不被人发觉地点点头。

 

“谁啊!”权志龙气得大喊,倒是把杨佳玥吓得一抖,有点害怕的看着权志龙。

“志龙啊别那么大声啊,把佳玥吓到了。”东永裴拍拍杨佳玥的肩示意她别害怕。

 

权志龙弯下腰平视杨佳玥的眼睛,声音缓慢温柔得让杨佳玥安心,“佳玥别怕,我明天接你放学好不好?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了,因为有欧巴在啊。”

 

权志龙笑着摸摸杨佳玥的头,嘴角弯弯的弧度,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有小星星住进去了啊。

真的,像是天使一样呢。

 

杨佳玥在这样的微笑里,在这样的眼神里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第二天她就知道了什么叫做后悔。

 

 

 

放学后,老远的,杨佳玥看到了权志龙,还有他身边的一个又高又胖又壮实的男孩子。

杨佳玥开心地招手刚要张嘴,就被一个大大的阴影笼罩了,果然还是昨天那帮人!

 

“小妞,旁边的巷子谈吧,”为首的依旧是那个男生,眼一斜示意杨佳玥和他们去旁边的小巷。

手伸过去搭上杨佳玥的肩,强硬到一下子将她揽在怀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关系多好呢。

只有近距离看到杨佳玥的表情才会知道她有多厌恶他们,皱着眉一言不发,一步都不想要挪动,只是被硬推着走。

 

“喂,把人放开!”杨佳玥像听到救赎一样充满希望地飞快转过头,紧紧盯着权志龙。

那像小兔子一样的又灰蒙蒙的眼睛,权志龙又哪里舍得让她蒙尘呢?

 

听到周围的人在嗤笑。

“哎呀我们文盲杨佳玥也有朋友啊?你们什么关系啊,小情人?说说,都说说!”

杨佳玥在办公室见过的一个男生伸手推了两下杨佳玥,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稳。

 

权志龙听到这话都要气炸了,看到那个男生推得杨佳玥差点摔倒,终于是忍不住一步上去踹上了那个男生的胸膛。

 

“不许动她!”权志龙发狠了地喊道。

他身后的那个男生更是不由分说地一把将杨佳玥拉到了身后,随即和权志龙一起加入了战场。

 

杨佳玥心里蹦蹦跳,眼睛死死地盯着权志龙和那个大哥哥,

千万不能有事啊,不能因为我有事啊。

 

之前最先被权志龙踹了一脚的那个男生拿起了一个砖头,看准时机就要朝权志龙的后脑勺招呼过去。

结果杨佳玥手比心快地不知从哪里抽了一根铁棍子,一棍子打在那个人的身上。

 

打架了。

杨佳玥第一次打架。

权志龙第一次为女人打架。

崔胜铉第一次为不认识的人打架。

 

对于这样一个刻骨铭心的第一次。

 

杨佳玥记忆里只有一个念头:权志龙和那个大哥哥不能有事!

 

权志龙记忆里只有一个念头:谁都不能动杨佳玥!

 

崔胜铉记忆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可以欺负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不可以,谁都不行!

 

 

 

东永裴接到电话的时候疯了一样地夺门而出。

不是说只是去接佳玥的吗,怎么会打架啊!到底出什么事了!!!

什么叫进局子了!!!

 

“啊永裴啊,这边这边!”

权志龙老远就挥着手。

东永裴算是开了眼,第一次见到权志龙脸上头上带着一大片血。

 

再看旁边的杨佳玥崔胜铉,杨佳玥还好,脸上有点血,不过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那并不是她自己的,只是脸颊旁有些淤青,崔胜铉看着倒是和权志龙这小子差不多。

 

等解决了这事已经是半夜了,三个人也不敢回家。

东永裴因为他们几个没有回家,也就没提回家的事了,兄弟就是要有难同当嘛。

 

“欧巴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留疤的话,怎么办?”

杨佳玥看着权志龙和崔胜铉的脸,心里简直要对不起到了极点。

 

借着路灯的光,杨佳玥踮脚,头扬地高高的仔细地看着权志龙的脸。

 

“志龙啊,我看不行到附近的药店买点碘酒吧!”

“正好我也想买盒烟抽了,和你一起去吧。”崔胜铉和东永裴一起买东西去了。

 

权志龙从来就不会打架,

长得一副少年样子,看上去就不会打架。

 

但是杨佳玥知道,这样一个骄傲的小小少年在拳脚棍棒伸向自己的时候,不知为她挨了多少下。

 

因为杨佳玥踮脚的原因,不仅她看权志龙看得很清楚,权志龙看杨佳玥脸上的伤也变得很明显了。

颧骨有淤青已经慢慢发紫了,眼睛旁的抓痕和嘴角的地方最是严重,虽然不至于流很多血,但也是挂了彩的。

权志龙看到这些真的觉得,自己都痛了起来。

 

在权志龙心里,杨佳玥是个很安静的小孩子。

静静地在角落里虽然不说话,但是却那么引人瞩目。

让人不由自主想要保护,想要捧在手心里的小孩子。

不是想要,是应该捧在手心里的啊,捧在手心里撒娇的小妹妹。

 

只要想到她现在在学校里生活得不开心,被那群坏小子欺负,

就恨不得把那群人抓过来再揍个痛快!

 

杨佳玥灰色的大眼睛还在滴溜溜转个不停,

生怕有什么细小的伤口被自己漏掉了。

 

原本只是垂在身侧的手,突然轻轻地抚上了眉角,

小心翼翼地缓缓蹭过去,眼泪就那么不由自主地随着手的动作流了泪痕。

 

权志龙好笑地看着眼前的人,“哎一古,怎么又哭了啊你这个小丫头,都说了不疼了啊。”

双手捧起她的脸,用两个大拇指温柔地擦去落在脸颊两边的金豆子。

 

却不想因为手没洗脏得很,把杨佳玥的脸擦得更脏了,

配上她现在的这个表情,活像一只被抛弃的小花猫。

但又可爱到不行,权志龙又忍不住伸出手来揉揉她的脑袋。

 

杨佳玥看到他这个样子,就,再也不想见到权志龙像今天这样子!

他越是开心的笑,越是表现的没什么,越是说没关系啊,佳玥别哭啊,欧巴一点都不疼呢。

杨佳玥就越是难过!

 

怎么会不疼,明明我没有受什么伤都要疼死了,你怎么会不疼!

别再为了我变成这样子,

为了谁都不可以,都不可以伤痕累累!

 

“欧巴,你以后别再来学校了。”杨佳玥看着权志龙笑着的眼睛。

“MO?”

 

“以后不要再来了,欧巴。”

 

权志龙心里叹了口气,怎么可能就不来啊,

有人欺负你可怎么办啊,就不管吗?

 

“不让我去学校可以,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权志龙突然变得很严肃很严肃,

平视着杨佳玥的眼睛,手也牢牢的抓着她的肩膀。

 

“从今天起,不管以后发生什么,只要有人欺负你,让你伤心,就都要告诉我,第一时间告诉我!”

杨佳玥呆呆地看着权志龙,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只是看着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声音什么的似乎是放缓了,从远处传来。

 

“快回答我啊!”

权志龙伸手在杨佳玥眼前晃晃。

“不然我就天天去你们学校,你早上去上学我也跟着你!”

 

杨佳玥回过神来,快速地抓住了权志龙的手,

眼神竟然有点不敢直视权志龙胡乱地点了点头,

不知为什么刚才心脏怎么跳很快的样子。

 

权志龙看到杨佳玥答应了,才终于又笑了,

伸手捏了捏杨佳玥的小脸。

 

最后几个人实在没地方去,回到了YG。

最后都在YG的练习室不顾形象,四仰八叉地睡着了。

 

本来永裴被志龙叫去的时候就是在YG练习呢,

走的时候拿了钥匙,不过之后一直在忙东忙西就给忘了。

 

 

 

睡得七荤八素的时候突然灯亮起来,晃得刺眼。

权志龙崔胜铉没有反应,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杨佳月哼哼了几声表示不满,翻个身靠在权志龙身上,手还扯着权志龙的衣服盖在脸上。

 

只有东永裴眯着眼睛在看来者何人,

然而还没有看清,就被来的人的声音吓醒。

 

“你们一群混小子不回家,在这里干嘛?有没有看到佳玥啊!”

杨贤硕气急败坏的样子,额头上全是汗,

应该是急着找了好久吧。

 

躺在地上的几个听到这样的声音自然是不能再睡了,

一个个吓的立马从地上蹦起来。

 

“叔叔。”

杨佳玥把盖在脸上的衣服拿开,

杨贤硕顿时看到了她脸上的伤痕。

 

“呀,这是怎么搞的?”

转头看向权志龙,还有之前志龙带过来的那小子,叫什么,崔胜铉是吧。

发现他们两个脸上的伤更多啊。

 

“怎么你们臭小子打架,带我们家佳玥去了吗!”

杨贤硕气的恨不得要打权志龙了,

这臭小子,发什么疯啊!

 

“不是的,叔叔,”

杨佳玥急忙拉住杨贤硕的手,

“是……是有人欺负我……”

 

“MO?有人欺负你!”

杨贤硕看着杨佳玥,又看了一眼权志龙崔胜铉那俩货,

权志龙崔胜铉只是乖乖地低着头。

 

“有人欺负你怎么不和叔叔说呢?”

杨贤硕心疼地摸摸杨佳玥的小脸,

“你们啊,包这么两下就以为行了?赶紧跟我去医院!”

 

第二天杨贤硕了解情况了之后去了杨佳玥的学校,

后来……没有人欺负她啦。

 


【重发】Daydream Believer (拟实向)

写在前面,此文禁止二传二改!!!

 

序曲>>>>>>>>>>>【少年十六七】

 

“佳玥,你来YG嘛,不是也蛮喜欢音乐的吗?”

杨佳玥闻声看他,那天的阳光是有些刺眼。

逆光的人轮廓反而异常得清晰。

“别回去啦,出道之后也可以演戏啊。”

志龙穿着肥肥大大的hiphop背心,不由分说的伸手拉杨佳玥。

等等,再倒带一下,这不是最初认识的场景。

 

“总是有一段时间不想说话,就是不管谁和自己说话都是挺烦的感觉吧。”——杨佳玥的杂志采访这样说道。

所以杨佳玥不想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是自己屏蔽一切声音的,简而言之就是不想理会,这种不讨人喜欢并且偶尔爆发的习惯被人无意地打破总是会印象很深。

杨佳玥清楚记得,还没有搬到麻浦区的大楼的YG公司旁有一家冰淇淋店,而那个歪歪戴着帽子的男孩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想吃?”

“……”

那会儿天气很热,但并不妨碍认出这个男生就是之前她在YG练习室门外趴门缝看过人家跳舞的人。

“……怎么不说话?”权志龙远远地就看到了这个扎着丸子头的小姑娘,一件粉色蓬蓬裙仰脸望着冰淇淋店上的菜单,靠近了看居然长着一双灰色的大眼睛,他还从没见过哪个人有灰色的眼珠呢。

“你认识我?”杨佳玥眨了下眼略惊讶的回答。

权志龙摇摇头,才不会说是因为觉得可爱所以来搭话呢,而且看她迟迟没有点单,自己才凑过来的啊。

本来杨佳玥是因为不认识多少韩文才在冰淇淋店站了这么久的,虽然在家都说的韩语,但是韩文却不认识几个。“嗯……我不认识上面的字,都有什么味道的啊?”杨佳玥有点窘迫的说道。

权志龙不知道女孩是因为什么原因一直不点单,但是也万万没想到是因为不识字,听她的韩语说的很标准啊,长相也不像外国人,除了那双眼睛。“你不认识字吗?”获得肯定的答案后权志龙开始照着菜单上的口味念了起来“芒果、香橙、草莓、奶油、巧克力、抹茶、香草、苹果、蓝莓、菠萝、哈密瓜、香芋、木瓜、朗姆酒,嗯,就是这些了。”

 “朗姆酒?我可以吃吗?”杨佳玥很惊讶怎么冰淇淋里面还有酒?在爷爷奶奶家住的这段时间经常看到爷爷有喝酒,自己想偷偷尝尝结果被奶奶抓到教育了一番,所以她听到有带酒味儿的冰淇淋就想买来尝尝。

权志龙一愣“可以啊,只是有些酒味儿怕你吃不惯,倒是不会醉的。”没想到这个小妹妹居然对酒感兴趣啊,嗯,长大以后一定不得了。“那你就要朗姆酒的了?我要一个芒果的吧。”说着就把书包解下来打开要拿钱,本来他是想一起帮这个小妹妹付了,没想到杨佳玥从口袋里拿出一沓10000的韩币,这大概比权志龙一个月的零花钱都多吧。

杨佳玥一脸淡定的付了账,接过两个冰淇淋,把芒果味的递给了权志龙。“诶,哪有让你付账的道理,不应该是欧巴请吗?”权志龙作为男人的自尊心顿时矮了一截。

“那就下次再请我吧欧巴。”

“下次?”还没等权志龙反应过来,远处公交车便缓缓驶来,杨佳玥两三步跑到公车站上了车,在车窗旁向权志龙挥了挥手。

“诶,怎么就走了,你怎么就知道我们还会再见啊。”权志龙小声地嘟囔,吃着冰淇淋走进了YG。

杨佳玥回到家之后写了些暑假作业,虽然之前爸爸妈妈说了如果自己真的想做演员的话可以去叔叔的公司,但是叔叔却说自己现在太小了,而且父母不在身边的话也没有人可以带她去电视台面试,爷爷奶奶年龄大了也不可能总是让他们折腾。叔叔虽然没说,但是杨佳玥可以看出来他反倒是很希望自己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啊。不过叔叔确实说的很对啊,自己就算去了电视台可是一点特长都没有,又怎么会当选儿童演员呢。

承认吧,杨佳玥,叔叔有点说对了不是吗,你不是有点动摇了吗,在YG练习几年再去当演员几率应该会更大吧。而且你看那些哥哥姐姐在那里练习你不是也有点兴趣吗,不是也很羡慕吗?虽然感觉似乎有点累?

杨佳玥一直纠结到杨贤硕回来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被奶奶从房间里叫出来吃饭了。

 

“佳玥啊,最近思考的怎么样了?还有半个月就开学了,你爸爸让我问问你是打算住在首尔了还是回中国啊?”本来杨佳玥暂时陷入了美食中没在思考之前让她想得头疼的问题,这下好了她不想提,杨贤硕倒是提了起来。

“嗯……”杨佳玥停止了咀嚼,嘴里含着一口饭,牙也开始咬着筷子。

“哎呦,你等吃完饭再说嘛。”奶奶瞪了一眼杨贤硕,心疼起她的大宝贝孙女,“佳玥啊,先吃饭了,吃完饭再慢慢想啊”

杨贤硕被妈妈教训了一顿,也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吃起了饭。

杨佳玥虽然也开始吃饭了,但是脑袋也在思考,她突然觉得应该再去一次YG,而且不是和那个哥哥说好了吗,下次冰淇淋他请。

“叔叔我想去一次YG再做决定好吗,我想再想想,保证三天之内就给出答案到底是在首尔还是回去。”杨佳玥信誓旦旦地说着,还用手比出了三来表现她的真诚。

“说得好像我要赶你一样,要不是你爸爸打电话来问,你觉得我会冒着被你奶奶拍死的风险问你这个?”杨贤硕好笑地看着他这个小侄女,这么可爱自己怎么会舍得她回去啊。

“爸爸那边我跟他说。”杨佳玥眼睛亮晶晶的,一脸高兴地说。

所以说这件事暂时就算解决了,至少她今天不用再想这件事了啊。

 

杨佳玥第二天和杨贤硕一起去了YG,不知道还会不会遇到那位哥哥啊,如果碰到的话会不会很惊讶呢?带着这样的心情杨佳玥跟在杨贤硕后面不知道被介绍了多少回,真是各位哥哥姐姐,自己鞠躬得腰都痛了。

真没想到和叔叔一起来居然是这样的结果,早知道就像之前几次一样自己来好了。正想着就没发觉杨贤硕进了一个练习室,不过四周确实比之前安静了不少啊。

杨佳玥回过神来才发现这屋子里有不少人,自己在韩国谁都不认识还是默默跟着叔叔就好。

杨贤硕坐到了一群人的中间,屋子里坐着的人都因为他进来而站起来,有的只比杨佳玥大不了多少的还在鞠躬。

不知道还以为是在给我鞠躬啊,似乎也沾光不少啊我。杨佳玥心里美滋滋的。

杨贤硕自然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坐下了之后拍拍旁边的座位示意她坐到这里。杨佳玥坐下了才发现两边都有不少摄像机,对面的哥哥姐姐看上去也不是很大但是似乎都很紧张。

等杨佳玥真正进入YG后就会知道,这种场面叫做每月例行汇报,歌曲舞蹈都要自己准备,没有被老师们评定过的话就会有被淘汰的风险,所以每个练习生都对此如临大敌。

杨佳玥看到了之前买冰淇淋的那个哥哥,他站在第一排,看到他见到自己似乎很惊讶的样子,杨佳玥忍不住小小地微笑了一下。

 

权志龙不是很懂为什么昨天还在冰淇淋店前因为不认识字不知道怎么买的小妹妹,怎么今天就摇身一变跟在社长后面坐上了前辈们的座位。看到杨佳玥的笑权志龙顿时有一种似乎被欺骗的感觉,怪不得说下次冰淇淋我请呢,原来她早就知道会再见面啊。

 

不能再想了,第一个可就是自己啊,社长马上就讲完话了。权志龙静了静心,想着歌词和旋律鞠了一躬“我自己写的一小段歌,然后自编的舞蹈。”

“Yes sir Hey!You ready?Hey!

Oh ah听到我青春的声音了吗

不断的喘息是我的热情

不会对你坐视不理

Likefire ye yo ye yo直到最后

Oh ah感受到这震撼了吗 继续

Rockwith me我的心

向着你跳动不已

Likefire ye yo ye yo直到最后”

 

杨佳玥这样坐着,坐在离他不远处的对面椅子上,看着权志龙,

听着在音乐里游走的权志龙的RAP。

 

与其说出神,不如说是被权志龙给抓住了自己的全部一样,

没有一处神经不被他的音乐所震撼。

 

咚咚的鼓点,撞击的不止是耳膜,而是全部的心室心房!

顺着动脉血液,砰砰打出来,喷张在全身。发烫了!

 

只见过他一次,听过他的音乐一次,就永远忘不了他!

 

这就是权志龙的RAP。

这便是唯一的权志龙。

 

即便是八年之后,杨佳玥还是能清晰地记得那些分分钟被震荡的感官。

能清楚地写在自己的歌词本上:

 

“心情麻酥酥,心脏都要炸开Blow,

扣上扳机,向着我的心脏发射blakah biakah

就像以前从没有人可以让我如此。

这感觉就像我被你这片海洋所包围了,

这些都仅仅是我脑海里想象的吗?

我那焦虑沮丧的心啊,请你动摇它吧 ROCKING ROLL”

 

 


微博:现实主义的白日梦想家,一个写文的小号。